经验交流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验交流

    江平:四中全会是针对法治问题的拨乱反正
    * 发表时间 : 2014-10-27 10:40:27 *

      102712.jpg

      江平|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刑辩网网站顾问

    我原本以为周永康被审查的消息会在四中全会公布,没想到提前了。两件事同时公布,我认为有一定的关联性。四中全会要研究依法治国,而周永康担任政法委书记期间的错误是比较严重的。四中全会讨论的问题肯定和讨论周永康的违法乱纪现象密切相关。


    虽然没有提“拨乱反正”,但实际上四中全会就是要扭转周永康主持政法委工作时的一些错误做法。我始终认为,十八大以来的路线是对的,有对周永康的做法和政法领域一些现象拨乱反正的意义。

    周永康执掌政法委时期,首先,一个很明显的倒退就是把法官和一般公务员放到一样的位置上,加强了行政化。其实法官和公务员有一个根本区别,就是公务员必须下级服从上级,而法官必须服从法律独立审判,连下级法院和上级法院也不是领导关系。因此,现在中央的做法就是要去行政化,从目前司法改革的精神看,这方面的工作现在已经开始做了。

    其次,公检法密切配合的思路,也是周永康支持的,实际上也是错误的。在公检法密切配合的情况下,侦查机关如果侦查错了,检察机关也跟着提起公诉,法院也跟着判决。所以,只提公检法机关相互配合、相互协作,加强政法委对个案的协调,这是很危险的。公检法应该各司其职,更重要的是相互监督。

    对律师的打压也是法治倒退的一个方面,比如重庆的打黑模式,实际上是周永康同意和支持的。

    再有,宪法规定法院是以宪法和法律为准绳法的,但周永康时期提出了“三个至上”指导思想。笼统地提“三个至上”,这是很不恰当的,而且实践上容易带来问题,以政法委的态度来代替法律,这是很危险的。人民的利益也是很抽象的,如果一个法院要代表人民的利益,在民事案件里面,原告和被告都是人民,那法院是代表原告的利益还是被告的利益?我认为,既然宪法和法律是最高权力机关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那就代表了党和人民的利益。

    最后,在周永康担任政法委书记时期,对维稳和维权的关系处理,整体思路就是维稳压倒一切。我觉得,从总体上来说,维权应该是最高的价值,不能以任何的理由来压倒对于人民权利的保护和维护。所谓权,就是指人民的权利,或者简称民权。

    当然,维权是不是压倒一切,还要看具体情况。如果一个国家,本身的秩序都不存在了,某种意义上说,人民的权利也受到迫害。有时候比如社会发生很严重的动乱了,在这种情况下,要维护国家的秩序,维稳就压倒一切了。所以在特殊情况下,完全可能维稳比维权更重要。

    我们不能一概说维稳就比维权重要,或者维权就比维稳重要,都不很准确。总体来说,维权是主要的,维权比维稳重要,但特殊情况下,维稳也有它特殊的意义,但是笼统提维稳压倒一切是不行的。

    法治本身就包括了维稳和维权两个方面。怎么处理两者的关系,这是依法治国里面很重要的内容,也是四中全会应该考虑的重要问题。

    所以,现在要在政法领域尤其是司法领域做到拨乱反正,就必须批判周永康时代的一些错误做法,当时的领导思想和做法要彻底改变。

    最新一轮司法改革方案,和周时代推出的“三五”和“四五”改革方案,我觉得有方向性的不同,而不是一般的改革力度的不同。

    周永康那时号称是司法改革,实际上是倒退。比如说周永康时期特别宣传文革时期的浙江“枫桥经验”,“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就地化解”,就是说一个地方有问题,在村里就解决了。文革时期的经验现在还来学习,现在还要重演,这是很可悲的现象。

    “问题不出村”,实际上就是不出县、不出乡镇,有问题不能向上反映,只能在当地解决,本身就是扼杀了老百姓的民主权利。

    来源|财新网 记者林韵诗采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