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家访谈

    痴心不改陈卫东(程序至上篇)
    * 发表时间 : 2014-06-24 11:08:20 *

      1979年夏,迷恋白色公安制服的高中毕业生陈卫东,填报了一个与警察最接近的专业:法律。旋即他自山东北上首都。

      2012年12月4日,刚过半百的陈卫东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司马义.艾买提手中接过“2012年度法治人物”奖杯,以表彰其对刑诉法大修所做的巨大贡献。

      从2013年1月1日起,新刑事诉讼法正式施行。对此,陈卫东抱有很大的期望,等待看到规则的确立能带来更多的正义。

      关于修法背后的故事,以及当前我国司法体制改革中尚存的问题,陈卫东只是说:“那我不管,我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作为刑诉法学者,你能否梳理一下近这十几年都在力推什么、关注什么?

      陈卫东:我们中国人民大学诉讼制度及司法改革研究中心是1998年成立的,刚好这期间适逢我国推进司法体制改革。作为一个大学的科研机构,在中央改革的一些问题上,我们积极地身体力行,围绕着中央改革的整体思路,跟公检法机关密切配合,选择具体问题来推进具体的改革探索试点。比如说,我们在安徽芜湖进行的量刑程序规范化改革,就是配合中央改革中关于量刑规范化所进行的。

      跟官方不一样,我们是通过民间方式,深入办案一线,调查了解各种案件的数据,然后选择典型案例,在一段时期内进行改革试点,然后提出我们的方案。我们的方案不会跟官方的完全一致,是在大框架下为中央改革提供一些选择。

      再比如,从2006年到2009在吉林省辽源市检察院、公安机关进行的羁押场所巡视制度改革,从2009年到2011年在安徽省芜湖市进行的、2011年在宁夏吴忠进行的在押人员投诉保障机制改革,在安徽芜湖公安机关进行的监察权平衡的项目改革,等等。

      这些改革的着力点在于,推进司法体制的完善,规范执法行为,保障当事人(包括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等)的人权。

      这些试点改革的效果如何?

      陈卫东:我觉得效果很明显。我们的改革跟司法部配合,积极取得中央政法委、全国人大法工委、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等主管部门的支持,对每个项目进行严格的论证,项目结束之后进行全面评估。

      这些改革有的被立法机关采纳,记入到法律条文中来,比如,强调量刑程序在审理中应有的地位。我们建议的羁押巡视制度和在押人员保障机制,公安部给予高度评价,将其写进《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并制定规范行为文件,下发全国参照执行。

      再比如,技术侦查作为一个特殊的侦查手段,被写入法典中,我们这个中心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在推进这些改革试点项目的过程中,是否遇到过阻力?

      陈卫东:阻力不但是有,而且是很大的。因为改革是要打破旧有的条条框框,建立新的机制,所以必然会遭受来自传统的、习惯的观念和行为的抵触。

      比如我们在拟订羁押巡视制度过程中,曾有一段时间,公安主管部门下文不允许进行。当然后来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公安主管部门又重新评估这个研究成果,高度评价它的价值,重新下文,并来信充分肯定我们的工作。

      这也是法治不断推进的过程中,人们的认识逐步转变。

      近几年来,程序正义越来越受关注,这是不是一个法治理念不断提升的非常好的迹象?

      陈卫东:法治的标志就是规则的确立,规则就是程序。有时我们很难去界定结果的正当性,因为结果本身具有不确定性,但规则是刚性的。在规则的条件下获得的结果应当是合理的。

      规则的建立为纠纷的解决和司法的运作建立了一个稳定的、可预期的行为模式,使得社会有序规范进行。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法治。所以,法治首先是程序法治,只有程序正义才能够做到审判的独立。

      我们经常用一句耳熟能详的话来说,那就是“程序的正义是看得见的正义”。用一种看得见的方式来实现司法的正义,社会对这种观念的认同越来越普遍,这是个好现象。

      刑诉法推进的如此之快,也与这种观念的普及有关?

      陈卫东:法治进步对程序正义的呼唤,必然会推动刑诉法包括民诉法进一步的完善,这可能是法治发展的规律。走向程序法进一步的完善,程序正义进一步弘扬。让每个人包括司法人员和社会每一个普通百姓,心中都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那就是:程序至上。

      温馨提示:中国法学会培训中心主办的第二期刑事辩护高级研修班报名中,众多刑辩专家6天从12个专题讲评刑事辩护中证据规则的运用和庭审控辩技巧等,详情登陆刑辩网。